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自己用心写的,当然记得。”天行健公司董事长梁刚说。

    梁刚说的对,当时,正是华莉和高迎春同时爱着我,也是我同时爱着她两的时候,我和高迎春正陷于了青春的烦恼,当然,也包括我后来的妻子华莉。。

    “你写的什么心血之作啊?说说看。”海水集团董事长陈凉说。

    梁刚开始很有感情地背诵起来。

    不要说不要说

    离别的钟声明天就要敲响

    不要说不要说

    凄风苦雨总浇灭了五颜六色的幻想

    明天的晨曦

    银鹰会从青春的地平线上飞翔

    穿云破雾

    驮着你回梦中的故乡

    不要说不要说

    三晋久远的历史无序无章

    五台山悬空寺会带你重回五千年的华夏时光

    浓云迷雾中

    北岳恒山不屈的旗子在高高的飘扬

    不要说不要说

    雁门关外辽阔苍凉

    疾风骤雨中

    奔驰的栗色马带着你的秀发骄傲地飞扬

    你前倾跃动的英姿给人以奋发向上的力量

    不要说不要说

    观塞外的日出这么这么漫长

    呼伦贝尔草原会洗耳倾听你的心跳

    风雨人生与静静的期待会在你胸中激荡

    一望无垠

    直达天际的青草地会给你火红的披肩

    染上绚丽的霞光

    草原的朝阳

    草原的太阳

    正与你一同升起

    升向梦中的天堂

    不要说不要说

    离别的钟声明天就要敲响

    不要说不要说

    凄风苦雨总浇灭了五颜六色的幻想

    明天的晨曦

    银鹰会从青春的地平线上飞翔

    穿云破雾穿云破雾

    驮着你回梦中的故乡

    梦中的故乡……

    “诗是好诗,明白如话,朗朗上口。可怎么我听起来,感觉像是一首安慰诗,不像情诗啊?”陈总说。

    “你说的很对,这的确是一首安慰诗。我感觉,当时好多人在追求她,她也在追求别人。追求她的人,包括我,她不能答应。她追求的人,又没有给她明确的答复。一向热情开朗的她,就表现得有些忧郁,有些郁郁寡欢,有些无所适从。”梁刚说。

    “事实上,她不答应我,也让我有些伤感,有些失落。好在我是男人,我必须站起来,我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她,于是就跟她写了这首诗。当晚就送到了她的房间,她就住在我隔壁的房间。”梁刚说。

    “看来,我们的梁总在没有被人接纳的时候,还能为她人着想,写出这样的诗来,的确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啊。”陈总说。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梁刚说。

    “你看看,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给点阳光就灿烂。陈总,你不能这么表扬梁刚啊。”我说。

    “该表扬的还是要表扬,实事求是嘛。”陈总说。

    “那是,那是。”梁刚说。

    我看见梁刚意味深长地看了高迎春一眼。

    “你难道就跟她只写这一首诗?”陈总问。

    “当然不止这一首,我跟她写了很多诗。”

    “有马克思跟燕妮写的诗多吗?”

    “没有,我怎么能跟伟人比呢?”

    “我记得马克思出版了情诗集,你出版了情诗集吗?”

    “你怎么总拿我跟世纪伟人,人类的思想巨人比啊?我告诉你,我就是一普通老百姓,没有那么多丰功伟绩,没有流芳百世的思想和情诗。”梁刚说。

    “那你说说,还跟她写了什么诗?把你觉得写得最好的、印象最深的诗说出来。”陈总说。

    “大四的时候,我感到我与她已经没有缘分了。有一天,我看到她从我面前慢慢飘过,前面是粉红的夕阳,映红了天空。晚霞满天,我有些哀愁地望着她的背影,望着她静静地、缓缓地离开我的视线,最后消失在夕阳中。我当时感觉灵感来了,马上写了一首短诗。”梁刚说。

    “什么短诗啊?说来听听。”陈总说。

    “诗的题目叫《失恋》,我给你们背诵一下。”梁刚说。

    梁刚开始背诵了。

    悄悄地去了

    没容我相送

    碎了

    玫瑰色的梦

    瘦俏的背影

    在夕阳里消融

    “这首诗写的好,情景交融,淡淡忧伤,诗意浓郁,让人回味无穷,可以说是得到了古人的真传。”陈总说。

    “谢谢夸奖!”

    “你给她看了吗?”

    梁刚望了望新华社省分社记者高迎春说:“没有,只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