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圣人大能,恐怖如斯!方志面露忌惮,五符稻草人所释放的神火,虽不是何等级别神火,可此火的精纯无比,堪比本源神力。此火的威势远远强于方志的天阳神火十倍不止,何况五符稻草人的第一道符箓展露的神威比肩镇鼎境

    大圆满,纵算寻常的地尊大能也得退避三舍。

    可擎天战枪被阎重一手缉拿,擎天战枪在阎重掌心内肆意游转,擎天战枪像是陷入到了无尽空间,任凭擎天战枪如何疾驰,它都始终难以逃出阎重的掌心。

    这一刻的阎重堪比如来佛祖,擎天战枪就是难以逃出他掌心的孙悟空!

    如果阎重不出手的话,今日李望山非死即伤,方志取出五符稻草人的一瞬间,就打算速战速决,连观看李望山法相的兴趣都没有。

    李望山嗅到擎天战枪所蕴的惊天威势,心神瑟瑟悸动,神色流露出一抹忌惮之色。

    刚才阎重不出手的话,他这一刻的下场恐怕无比凄惨。

    钱囡囡啧啧称奇,道:“秦生手中的五符稻草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这等本源神火,法相境内能有几人扛得住?”

    徐贤道:“庆仙,我劝你不要招惹秦生,这等人物……不是你惹得起的。”

    “呵,他就不仗着一尊兵傀吗?如果没有兵傀,我杀他犹如屠鸡宰狗,我不信这兵傀能庇护他一辈子!”谢庆仙颇为不服气,这一刻锐气展露,心里的生出浓浓倔强。

    谢庆仙本来对方志并没有那么敌视,只是纯粹有一些不爽。

    此时被徐贤嘱咐一番,反而对方志心生出一抹憎恨。

    “随你吧。”徐贤见他的嘱咐毫无用处,便不在言语。

    俗话说的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执意找死,他何必阻拦呢?

    夏冬倾城容颜暗暗心惊,她纵算作为武尊大能都体会到了五符稻草人火之本源的神威。

    最让夏冬心有余悸的是……

    这火之本源仅仅是五符稻草人的第一道符箓展露出的威势。

    如果稻草人展露第二符、第三符、第四符,乃至第五符的威势呢?

    夏冬心有余悸,她忽然发现秦生身上充斥着神秘的气息。

    此子究竟是何等来头?

    先是相助欧峰踏入丹圣,后又一战成名,这等驾驭稻草人的盖世纵傀之术,绝不是寻常操纵傀儡之法。

    “臭小子,怪不得这么神气,原来是有恃无恐。”左黎撇撇嘴,嘴上在骂,可脸上却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与此同时,巍然圣船之外。

    阎重掌心释放出一抹莲华将擎天战枪就此融化,一股火之本源化为一缕精焰,随后朝着方志屈指一弹,并平静讲道:“二人胜负已分,该走了。”

    李望山脸色难看,蕴着几分戾气的目光看了方志几眼,索性拂袖离去。

    方志神色淡漠,驱纵稻草人吞噬火之本源,他朝着阎重抱拳道:“前辈,那我先行告辞了。”

    方志对于阎重对他阻拦,心中也没有任何不悦,正是他料到了阎重或王江会出手,才就此怒下狠手。

    “等一下。”阎重轻声道。

    “前辈有事?”方志步伐一顿,扭头问道。阎重一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了一个黑玉龟壳,他将此物朝着方志丢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