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俩的身份不便透露,总之非常重要也非常机密,常人根本不知那个机构的存在,”她缓缓道,“其中一人说了一番话,让我感觉又害怕又好奇,从此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两人年纪在五十多岁,都瘦削而精神,气质十分内敛低调,但骨子里透出威严和高贵,其中一位看样子高个子是领导,一直没说话,只用犀利的眼神打量着她,负责谈话的中等身材,语气和蔼,却有股不容质疑的气势。

    那人说:“我们已经观察了你很久,事实上从大二起就有人推荐你,从而纳入我们的考察范畴。你勤奋好学,用心钻研每门课程,不因为个人喜好而偏重或放弃某个学术方向的研究;你行事低调,从不参加学校社团或兴趣组织;你在感情方面一片空白,从未与男生有过纠葛;你体能不错,中长跑和游泳成绩都是优秀;除了刻苦学习,你没有其它爱好,与老师、同学、舍友都保持一定距离。”

    爱妮娅吃惊地说:“你们……想表达什么意思?”

    “国家从没停止过对精英人才的选拔和培养,秘密考察、遴选,不断补充新鲜血液以投身建设。你拥有的专业水平、性格思想和身体素质都符合要求。组织上已经通过了你家庭出身、社会关系和综合能力的审查。今天我们专程来征询你的意见,是否愿意加入?”

    “加入之后我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有关方面将根据你的情况专门制订一整套方案,之后每一步都严格贯彻规划的线路图,除非你个人发生重大过失,或组织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临时调整方案,否则十年甚至十五年之内你的人生都已被确定,”那人说,“你会失去什么?我个人认为是选择职业的自由,以及面临不确定性的刺激和惊喜。”

    爱妮娅陷入沉思。毕竟事关今后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向,短时间内做出判断很难,遂问:“我可以仔细考虑一下,过几天再回答吗?”

    “不行,我们现在就要知道答案。”

    “我可以跟导师或者朋友商量一下?”

    “不可以,我们的工作是最高机密。”

    爱妮娅头脑一片混乱,素来行事果断的她头一次优柔犹豫起来,不知是抓住难得的机遇,还是选择更自由广阔的人生。两人似见惯类似场面,并不着急,很有耐心地静静等待。

    “如果在实施过程中我反悔了,不想继续下去,怎么办?”她问。

    “你有随时退出的权利,只要严格遵守相关保密条款即可。”

    “如果我需要帮助,你们会随时出现?”

    那人笑了:“我们不是千里眼顺风耳,只能在关键时候起到决定性作用,平时工作、生活中那些鸡毛蒜皮的麻烦,还得靠自己解决。”

    “如果是特别重大、急需处理的麻烦呢?我怎样发出求助信号?”她坚持问道。因为少女时代不堪回首的往事,使她有极度不安全感。

    “当然有紧急联络号码,如你所说,是在相当危险、特别危急的情况下使用,而且我们会设定次数限制,不可以滥用。”

    “好,我同意加入!”她不假思索说。

    一直没开口的高个子说话了:“对你的决定我们表示欢迎,这是你人生道路上最重要最有价值的选择。以后……就会知道我们是在做一项对于整个国家、整个社会来说多么庄严而伟大的事业!”

    说到这里,方晟宛如听天书似的,嘴巴张得老大,呆呆盯着她的脸,难以置信她所说的确实在现实生活中存在。

    “那……那么……随后就签了保密协议?”

    “口头说了一遍而已,没有书面的东西。”

    “口头……保密……?”

    爱妮娅很满意他的反应,莞尔一笑道:“所以去华尔街当实习生并非自虐行为,而是有关部门安排,之后回国到双江省政策研究室,再转至怡冠,一切的一切都由那双无形之手操控,如那人所说,没有刺激,没有惊喜。”

    方晟醒悟过来:“弄了半天,你根本不在乎被何省长看中,成为他所谓的培养梯队?”

    “多个靠山不是挺好吗?”她反问道,“如那人所说,他们不可能管琐碎的事务,如果工作中有省长作为招牌,真正避免了很多麻烦。”

    “他们提供的紧急联络号码,用过没有?”他好奇地问。

    “没,从华尔街到双江,我还没遇到难以应付的困难。”

    “接掌怡冠之后,你终究还会回归官场,担纲主导经济事务的正府官员吧?”

    爱妮娅摇摇头:“我从不猜测,也根本摸不透他们的意图,总之一切听从指令。”

    方晟突然一怔,联想到一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