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敢拼敢闯,才能有一个未来。

    好比慕琉璃那种,虽然是科武社的社长,掌握的财富也不是任何一个社团社长可以比的,可是慕琉璃无论修为还是实力与苏玉、柳凡等人相比,那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苏玉等人也在拼,用命在拼,用自己的一切在拼。

    每一次历练,他们可能都是赌上了自己所有。

    殷浩君也是一样,别看他嬉皮笑脸的,号称什么忽悠之神,实际上是堵上了自己的所有尊严。

    连尊严也拿去拼,只为自己赢得一个未来,不然他凭什么修为进步这么快。

    而什么是拼,这个拼其实就是争,在有限的资源里面,怎么让自己获得更多的资源。

    你不争,你就一无所有,沦为垫底的差生,这就是他们这些学生生存的法则。

    敢拼,敢争。

    在学院里面要拼要争,在学院外面也要拼也要争。

    所以,殷浩君根本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好吧,好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还是太疯狂了。这样,也别说我不够意思,一会我和你一起上,但我看到形势不对,可不会管你。你知道的,我的空间弹射装置还没有用,逃命的概率比你大的多。”祁原道。

    他有些不屑殷浩君的无耻,但是却很佩服殷浩君的勇气。

    这一次,同学的友谊以及对殷浩君的欣赏,让他决定和殷浩君拼一把。

    甚至,他这次都没有谈收益怎么分配。

    两人在等待着,犹如藏在灌木丛之中的猛虎,在静静的盯着自己的猎物。当这个猎物露出破绽的时候,他们就会一哄而上,给这个猎物致命一击。

    机会稍纵即逝,而且可能随时都会到来。

    在这一点上,祁原是专业的。

    他的生物毒药,他最清楚发作到什么时候是蛇王最虚弱的时候。

    他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仔细盯着蛇王的身体,而现在神识肯定不能使用,不然肯定会被蛇王察觉。所以他就用眼睛,从蛇王身体的表征,看出来蛇王的中毒情况。虽然这种判定会有些误差,但却是最保险的。

    “又过去六个小时了,蛇王的毒还没有最深么?”

    “别着急,还差一点。”

    祁原传音道,他的眼睛透过蛇王的血肉,似乎能看到那身体深处的毒素流动。

    一个小时又过去了。

    殷浩君握着刀,手心已经满是汗,他就算是用仙力蒸发了,随后又会出现。

    可就在这个时候,祁原大喝一声:“就是这个时候,上!”

    殷浩君立即犹如猛虎一般弹射出去,手中一刀划出惊人的刀气,朝着蛇王的七寸之处砍去。所谓打蛇打七寸,这腾蛇也是蛇,七寸是他的心脏位置,也是他的要害。除非是蛇王不想要这具身体了。

    蛇王虽然因为中毒疼的脸上扭曲,狂吼不已。

    不过这时候他也感觉到了有危险,只是他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也就勉强的扭过来了头,看到殷浩君那惊人的一刀,朝着自己的身上落下。

    轰!

    巨响传来,还好蛇王宫经过加固,不是那么容易被毁掉的。可饶是如此,蛇王也被这一刀狠狠地砍入了山体之中,发出了凄惨的惨叫,好像是被**了一样。

    紧跟着殷浩君,祁原也是一剑斩在了蛇王的脑袋上,在蛇王眉心留下来了一道血印。

    不过两人这一刀一剑下去之后,顿时他们自己都尴尬了。

    蛇王的皮实在是太厚了,就算他们偷袭成功,也没有对蛇王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

    蛇王的身体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坚硬,其实那已经不仅仅是二阶神体,而是接近三阶神体的强度。

    什么是三阶神体,一般主神也就是这样的身体强度。

    三阶神体,一阶本源神器都很难破开。

    两人不信邪一样,又是一阵乱砍,把白翼蛇王身上砍的的都是一个个细小的血口和白印,可是对于一条十万米长的蛇躯,这算的了什么,完全就像是挠痒痒一般。

    “不行了,累死我了。”

    祁原坐在了地上,猛地喘了几口气,然后拿出来几块不朽晶开始恢复起来。

    殷浩君也是一样,心里很受伤。

    想象是美好的,但是现实过于残酷,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对白翼蛇王造成什么致命伤害。

    “我也不行了,这白翼蛇王的皮也太厚了。”

    殷浩君坐在了祁原旁边:“不过还好,看这蛇王却是中毒很深,我们这样砍他,他都不反抗。”

    祁原点了点头,他自己制造的生物毒药,他还是有点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