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们分析了一下,石远方心思缜密,考虑问题十分周到细致,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滴水不漏。从两边亲属掌握的情况也可以看出来,石远方一家是不慌不忙、从从容容、悠悠闲闲地离开月光县的。”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文胜天说。

    “给钱也好,一起吃饭也好。那是石远方决定永远离别亲属的仪式,石远方可能永远都不会跟亲属联系了。他不想暴露自己,等着我们顺藤摸瓜来抓他。”文局长说。

    “为了逃避惩罚,离开故土,远走他乡,割舍亲情,备受感情的煎熬,也是那些贪官们、贪财者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文局长说。

    “专业人干专业事,一点也不错啊,接着说你的判断吧。”我说。

    “我的第二个判断是,石远方已经改头换面了。”文局长说。

    “什么意思啊?石远方整容了?”我问。

    “不是整容。”

    “那是什么?”

    “你听我慢慢说,石远方、石远方的老婆梅红霞、石远方上初中的大女儿石雨梅、上小学的小儿子石宏远,他们一家四口人的信息怎么都查不到。”文局长说。

    “这让我们感到很奇怪,照说,他们弄了一大笔钱,总不能躲在山旮旯里吧,总不能躲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吧。石远方弄钱,就是为了过好日子,就是为了衣食无忧,就是为了享受生活。他冒着极大风险弄钱,不能享受生活,不就失去了弄钱的意义吗?”文局长说。

    “我们想,他们应该外出吧,外出住宿总要进行身份登记吧,购买车票机票总要输入身份信息吧,可我们就是查不到这方面的信息。”文局长说。

    “再退后一步说,石远方夫妻两不外出,他们的孩子也要上学,要上学,必然要报到,要注册,可我们也查不到这方面的信息。”文局长说。

    “有时我们分析说,是不是他们一家四口人都死了?可石远方失踪前的种种迹象表明,他们是进行了充分的、精心的、长时间的准备后,从从容容地离开月光县的,他们不可能死啊。他们与亲朋好友断绝联系,远走他乡,可不是去寻死的啊。”文局长说。

    “即便他们运气不好,出了什么事故,譬如说空难、海难、火灾、车祸、谋财害命、斗殴、仇杀情杀等各种事故,也有踪迹可寻,我们也可以查出来啊,可我们就是查不出来。”文局长说。

    “有时我们想,难道他们失踪了?被人暗杀后毁尸灭迹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全国每年有不少失踪人口,不管是死是活,并不是每个失踪人口都能找到的。”文局长说。